“我更害怕那些荡妇羞辱,出自女性之口。”

2021-09-17

每当看到网上“男友撩骚”事件时,我常常能听到这样的声音:

“这个女的怎么勾引我男朋友啊。”

“这女的长得也不怎么样啊,能被他上是她的福气吧。”

“谈过那么多次恋爱,她一定被上过很多次吧,真骚啊。”

......

按理说,作为女性,我们本该更能怀有同理心,因为对于许多遭遇,只有女性自己才能感同身受。


然而,可悲的是,很难相信以上的许多言论出自女性之口。

往往,对女性要求最苛刻的是女性本身。

我以为你是与我同舟共济之人,却未曾想有一日你将我踹下船还厌恶地向我吐一口唾沫。

其实,女生也会讨厌女生的。

小时候因为不太合群,就被班上一些女孩子们没来由地抱团孤立过,她们甚至怂恿一些调皮的男孩来骂我。

后来慢慢长大,发现班上有些漂亮姑娘身上总有些流言蜚语。比如“她谈过好多男朋友啊”,“她怎么老是勾搭男生啊”,说得很不堪。

当然不止漂亮女孩,长得不好看的女孩子也会被诋毁,我就是其中一员。

上至脸蛋——“说实话,她长得真不好看”、“对啊,满脸的痘痘,真恶心”。

下至身材——“她的腿也太粗了吧”、“她的胸太大了,该不会是被人摸大的吧”、“她胖得像猪”。

似乎女孩的浑身上下都是她们讽刺的素材来源。


我们常常厌恶男性们对女性的恶臭点评,并为此感到愤怒,却没想到来自女性的刻薄批判更令人心凉。

伴随着长大,这些诋毁的声音也随之升级。

“你知道吗?那个谁,她竟然割过双眼皮还做过鼻子,整容脸,一点也不真实。”

“你看那个胖子,就她这个身材还敢穿吊带?真是有勇气呢!”

这些女孩或许是嫉妒他人拥有她没有的勇气、自信或者是魅力,出于内心深处的自卑,于是出言诋毁,试图用贬低的方式摧毁其他女孩好不容易建立起的自信心。


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太多在害怕的女孩了,从害怕穿短裙到不敢夜里出门,我们害怕的是被猥琐男的目光盯上,遭遇坏人的迫害。

但现在,我们还要害怕是否会遭遇同性对于我们的羞辱与攻击。

挺可悲的,女生们好不容易有要脱离男性凝视的趋势了,又开始被同性凝视了。

我之前和180的篮球男孩谈恋爱时,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——

“真羡慕你这样的普通女孩都可以和帅哥处对象”。

一开始我也觉得自己挺幸运的,但是慢慢地,我开始觉得不舒适,觉得女孩们不应该抱有这样的想法。

为什么要不自觉地降低自己的姿态呢?为什么要说得好像自己就配不上似的?

人与人之间维持最舒适的关系,靠的是共性和吸引。

没错,他有他的优点,值得我的喜欢。


但是,我也很好啊,打扮一下也很好看,性格开朗,大家跟我相处都很舒适,我也有很多优点,我也值得别人的喜欢啊。

能获得我的喜欢,他也很幸运吧。

美好的人的价值都应当是同等的,无关男女。


如若女性自己都习惯于将女性置于男性凝视之下,或是选择去凝视同性,我们也必然躲不开自己被凝视、被评判的结果。

这些雌性竞争换来的只有一同跌进更深的自卑深渊。

或许跟比起任何人说出那句话,我更害怕那些荡妇羞辱是出自女性之口,这是和害怕父母说是一个道理。

因为我视父母为港湾为后盾,至少在全世界诋毁的时候,父母可以保护我。

因为我视女性为同类,至少她们能与我感同身受。

如若女性自己都习惯于将女性置于男性凝视之下,或是选择去凝视同性,我们也必然躲不开自己被凝视、被评判的结果。

这些雌性竞争换来的只有一同跌进更深的自卑深渊。

或许跟比起任何人说出那句话,我更害怕那些荡妇羞辱是出自女性之口,这是和害怕父母说是一个道理。

因为我视父母为港湾为后盾,至少在全世界诋毁的时候,父母可以保护我。

因为我视女性为同类,至少她们能与我感同身受。

我的确遇到过不好的女性个体,但是我不想一直纠缠于她们之中。

因为我也曾经收到过很多女孩子不计代价的友好和善意,我和她们之间互相进行着精神滋养和联结。

我们一起运动健康地减肥,我们时常夸赞对方,让彼此充满自信,我们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价值。

不论我什么模样都会爱我,我在她们面前可以犯错,我们是彼此的光。

即使遇到过不友好的个例也不要放弃相信,也不要害怕或者吝啬于付出。

女性之间本就不该存在对立、敌视、竞争的关系。

希望更多女孩子将关注力分给自己和身边的人,付出的情感价值得到相对的回应。

Girls help Girls.

作者:珈一

分享
写评论...